科学性病防治网
一个性病患者的哭诉
两年前,23岁的董某通过劳务输出,到一艘远洋渔轮上捕鱼。远洋轮上的生活单调,往往几个月看不到陆地,船偶尔靠岸也是在异国他乡。

  1999年1月,渔轮终于驶回国内某港口城市。靠岸后,因飞往故乡宁波的班机要过几个小时才能起飞,他想先逛逛这座港城,顺便给家人买点礼物。走出码头后,董某和另两个同事就遇上了一名拉客小姐,在小姐眼波、话锋的一勾一搭之间,3个年轻人顿时理智失控,稀里糊涂地跟小姐走进附近一家旅馆……

  当年1月25日,董某来到宁波市卫生防疫站再次作劳务输出前的体检,然后回奉化老家迎娶新娘王某。1月28日,董某收到了宁波市防疫站的体检报告,一纸梅毒的诊断使这对新婚夫妻感情骤然降温,董某怎么也没想到,生平惟一的一次出轨居然酿出大祸。万幸的是妻子没有感染病菌。

  有病就得医。经朋友介绍,董某匆匆赶到奉化大桥镇一家个体诊所看病,打了一些青霉素针,吃了些“菌必治”之类的药。由于就要过年,董某为了方便,在老家附近又找了一家个体诊所,治疗了近一个月时间,总共花了上万元,终于得到“阴性”(治愈)的诊断结果。过了些日子,董某挥别妻子,再次踏上远洋渔轮。

  今年6月10日,董某远洋作业期满回家。因为想在今年要个孩子,他于6月28日来到宁波市卫生防疫站进行体检。然而,检验结果却让他五雷轰顶:梅毒二期复发!妻子王某也没能幸免,染上了一期梅毒。之后,夫妻俩满怀希望地一起到奉化妇保所求医,想不到花去13000多元的医疗费,被这家医院狠狠斩了一刀,却收效甚微。目前,董某夫妻俩分别在宁波市医疗中心李惠利医院、宁波第二医院接受治疗。

  董某告诉记者,虽然自己只有一次出轨的经历,但这经历却是惨痛的。以前由于害怕隐私暴露,不敢上大医院就诊,只好选择个体小诊所求医,花了不少冤枉钱。令他无法理解的是,后来他求医的奉化市妇保所是国家正规医疗单位,怎么也会做出如此伤天害理之事!实在令他太伤心了。这一切,都是一夜风流惹的祸!董某说完这句话,已是泪流满面。